1320064500-322471206_q.jpg  

三十九歲之前的周思潔,人生看似亮麗,但背後卻是蒼白與空洞,只有建築在金錢上的親情,直到一場大火焚盡所有資產,她才重新省視走不出的輪迴,用十年時間,她不僅還清債務,也找回母女之間真正的親情。

二○○一年五月十三日,對許多設址於新北市汐止東科大樓的企業,都是一場永生難忘的惡夢。凌晨四點,從A棟三樓發生火警,火勢一路從A棟延燒到C棟,一燒四十三小時,包括宏碁集團在內的二三六家高科技公司,損失超過六十億元。

剩下二九八元的人生試煉

當時,同樣位於東科大樓的三色星公司,公司負責人周思潔絕望地站在大樓底下,熱燄捲燒著粉塵和水蒸氣潑灑在她的頭髮上,消防人員勸她說:「這裡很危險,你離開一點,不要靠近。」公司員工硬要拖她到安全區域,但身高不到一百六十公分、身材嬌小的周思潔,在幾個大男人的勸阻下,卻拖也拖不動,眼神直盯著烈火中的辦公室,喃喃地說:「應該不會有更壞的事情了吧。」

她的人生還能再壞了嗎?這場大火燒掉她一千萬元裝潢的辦公室,還有市價超過二千萬元的商品;而在大火之前,她才剛被另一個商業詐騙集團倒帳五千萬元;不到一年,負債八千萬元。受訪當天,距離東科大火剛好是十年整,但周思潔仍清楚地記得:「我把錢包的零錢全部倒出來,一個一個清點,只剩下二九八元。」口袋中剩下的零錢,勉強只夠中餐和晚餐。

不需要特別提醒,從這一刻起,周思潔開始把「每一塊錢都很重要」這件事,變成一種習慣。在那之前,她很有錢,到海外作秀、在台灣出台語唱片、在本土劇擔任女主角,月收入百萬元很尋常。但她也很窮,自嘲說:「我一個月現金過手一百多萬元,但銀行存摺裡一塊錢都沒有。」

被國際詐騙集團盯上,遭遇台灣史上第一樁高樓大火,都發生在周思潔轉行直銷之後。在這之前,她是台灣小有名氣的歌星和演員,但就如外界對演藝人員的認知,家裡出了一位歌星,等於是多了一棵搖錢樹,周思潔入行後不管作秀、出唱片,所得的酬勞都如實交給母親,乖巧的程度,她形容:「領到裝薪水的牛皮紙袋,會在信封上標示開支,比方說搭統聯客運XX元、飯店住宿費七天XX元,買兩條長壽香菸送樂隊XX元,剩下的錢一個銅板不少地交給媽媽。」

被當搖錢樹,她認為理所當然,為的是獲取更多的關愛。
在家中排行第五,上面五個姊姊,下面一個弟弟,周思潔等於是為了拚兒子才被生出來的。生她之前,母親甚至去廟裡求籤問卜:「這個會不會是男孩?」但生出來還是女孩,失望之餘,對女兒感情冷淡。「當我發現當歌星,把厚厚一疊鈔票拿給媽媽時,她突然對我好溫柔,於是我開始用鈔票來乞討母愛。」

為了這種變形的愛,周思潔的人生一塌糊塗,一個人養全家,當姊姊的保證人,當姊姊還不起錢時,她還去向地下錢莊調頭寸,好幾年間,她光是代親人墊付借款的利息就多達八十萬元,一個月收入一百萬元不夠用。周思潔用重話形容自己當時的瘋癲:「為了博得家人的愛,能力做不到的事情我也做,過去的我是神經病,應該抓去瘋人院關起來。」

懂得先愛自己再來愛別人

或許就連老天爺也看不下去,於是派了周思潔口中「偽裝成惡魔的天使」來拯救她,這兩個惡魔外表像天使,就是「被國際集團詐騙」和「東科大火」這二件災難。她說:「在那事情之後,我一無所有,只能召集所有員工來我家,把客廳當辦公室,不到三坪的空間,坐滿十個人,每個人不停打電話、發傳單給所有的客戶,推銷我的心靈成長課程。」

負債八千萬元,身上只有二九八元,周思潔只能靠從直銷鍛鍊出來的口才,以免費演講推廣心靈成長課程。還債的這十年,周思潔形容:「像是活在地獄,每天(下午)四點,銀行還在等你軋三點半的支票,只有我一個講師,一天要講八小時,扣掉準備和車程,每天只睡三個小時。」

但跳出「花錢買親情」的輪迴後,這段如地獄般的生活,讓她開始懂得先愛自己再來愛別人,利用授課時間,短暫喝個咖啡,這種餘暇,就是她小小而確實的幸福。當重新檢視與母親的關係,發現母親愛財的背後,其實是源自對婚姻的不安全感,周思潔改以其他方法和母親溝通,讓雙方的互動不是只有遞上薪水袋而已。


東科大火之後,周思潔說:「我如果選擇逃開,和媽媽之間,將依然是停在用鈔票買親情的那種關係;和親戚,也就只是個會動的搖錢樹。」在她決定勇敢面對八千萬元債務的那刻,人生,從谷底開始往上走。現在回想起大火之後,決定用心靈成長的教育訓練課程作為自己再出發的起點,周思潔覺得那是人生中最重要的決定:「現在的我感謝從前的我所作的決定。」


/小檔案/
周思潔
出生:1960年
現職:周思潔財富心靈教育
         訓練機構負責人
經歷:歌手、直銷業務
學歷:靜修女中

文章出處 / 今周刊753期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志賢 的頭像
志賢

美商維瑪vemma 志賢的在家工作網路創業~

志賢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2) 人氣()